少年カフカ

某次和朋友一起散步聊天的时候说到,最近(可能是四月分的事情了?)在读村上春树给读者回复的书信集。朋友非常有兴趣地说,真好,可惜没有中文版,互联网上只有零星的一些翻译,就是那一点儿的翻译都感觉很有趣的样子。我当时也是习惯性地回了一句要不我来给你翻译吧。其实说完我就有点儿后悔,能力不济也好,时间不足也好要一一说明其中的理由估计要花上很长时间。总之,这个承诺目前是实现不了了,很抱歉。

来自星期天的使者

时常,会有这样的感受,快点来个谁接我回我的母星吧。说到底你的母星在哪啊?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快点来个谁吧,不是人也没关系,不回母星的话,其实去哪里都可以。

少年の詩

基本上,给东西命名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伤脑筋的事情,或者说羞耻更为贴切。比如说给人物命名啦,给变量命名啦,给文章起标题啦等等,像是在众人面前脱掉内裤一样令人羞耻的行为(虽然我是男孩子)。

契机

今天结束了 N2 的考试,感觉合格应该问题不大吧,当然也感觉到应试和本格的日本语学习的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夢をかなえるゾウ

上周脑子一抽要不读一读日文小说试试吧?

于是打开浏览器输入読みやすい小説 kindle 的关键字,找到了个书单,看呀看呀看,除去看过电影电视剧的、已经看过中文版的,剩下的简介能一下子看明白的,也就剩下了两本一本是《昨夜のカレー、明日のパン》和《夢をかなえるゾ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