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会有这样的感受,快点来个谁接我回我的母星吧。说到底你的母星在哪啊?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快点来个谁吧,不是人也没关系,不回母星的话,其实去哪里都可以。

“不行啊,现在回去的话果然还是太重了。要不先试着减减肥看看?毕竟要回去的话燃料可能会不够啊。”

“燃料什么的怎样都好啦,要不我在回去的途中再减行不行啊,到底行不行啊?”

啊,对方似乎挂掉了电话。

或许,我该说少带点行李的。

但是比起减肥,我觉得常怀一颗减肥的心更重要啊,也不知道母星这些人整天在想些什么。就像比起读书,常怀一颗读书的心才更重要一样。不是有转经筒那样的东西吗,你不用去真的念经,只要把经书丢进去,然后把它转起来就可以了,因为你有一颗虔诚的心,这就足够了啊,神当然知道的。什么?你说这是玄学,可是应援这东西不也是这样吗,虽然嘴上不用一个劲地说我会给你加油的,但是只要心里这样想着,肯定可以传达到的吧。对方做到了之后你也会在心里松一口气,啊果然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说起来这个星球上除了人类到底有没有其他生物在减肥啊,真是的。已经这个点了,我也差不多该起床了。

不过,常怀减肥的心真的能减肥吗?哎呀,胖瘦有什么关系吗?可是你不就是因为体重的关系回不了母星吗。母星的人连这个都想不清楚,这样的母星不回也罢啦。明明刚刚还一直念叨着要离开这里的。

不说这个了,麻烦的一天才刚刚开始,人间关系什么的。怎么看你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嘛。麻烦归麻烦,正是因为复杂微妙所以才会有所期待嘛,不像母星,尽是孤独和沉默。当然我不讨厌孤独和沉默就是了。虽然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地球人这么相信占卜啦,星座血型什么的,不过好像也不坏,倒是最近看的某本书里的说法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人间关系啊,是有「壁的存在」和「入口的存在」的,只要能穿过这道壁就可以去到不同的地方,找到入口就能通向全新的世界,不是很厉害吗。原来你也有在好好读书啊?是啦!但是呢,要顺利地在地球上待下去(喂,这家伙准备赖着不走了),有一件事是不得不做的,那就是撒谎。无关紧要的撒谎,缓解尴尬的气氛,谁都不被伤害。虽然我还怎么也做不好。这都谁教你的啊?

当然是那个来自星期天的使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