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意味不明的标题是什么意思?

NEET: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意思就是既不在受教育中,也没被雇佣或者接受训练的人。一般指年轻人比较多。我从昨天开始事实上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Diary 0:说明了这可能会写成一系列日记,毕竟 NEET 生活很可能不是一朝一夕能结束的。

仮想記憶:这个日文词字面直译成中文就是假想记忆,作为本篇的标题,稍后再解释。

计划写 NEET Diary 的动机?

  1. 我需要 output,因为自从昨天离开职场之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每天会多出 8+ 小时的额外时间我可以支配,感觉不输出点儿什么有点儿浪费(もったいない)。
  2. 把 NEET 生活尽量记录下来,说不定能对他人有所帮助的利他动机。因为毕竟离职的风险很大,如果可以看看别人怎么过离职后的生活,可能自己就不用离职了。有一种云离职感,原理和放开成人电影可能有助于减少犯罪差不多,或者有点像藏传佛教的转经筒或者经幡只要转一圈,或者被风吹一下,写在上面的经文就被读了一遍,也就不用自己去读了。
  3. 实验,看看自己能把这个系列写成什么样子。(很有可能就只有一篇成为绝唱)

在成为 NEET 前的经历?

西历 2015 年夏天,我来到(第3新東京市ではなく)北京市酒仙桥,开始在豆瓣阅读担任后端工程师直到昨天整 4 年。期间过得很开心,甚至昨天下午还在继续提交代码,基本上和之前上班的每一天也没啥大区别,除了今天开始就不用去上班以外。收入也不错,基本没加过班。四年可能一共没加过超过一只手的手指数量的班。至于为什么要离职,只是单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差不多该干点儿什么别的事情了,至于那个「什么别的事情」是什么目前其实还没有过于清晰的轮廓,也是接下来要思考的课题,不管怎么样有这么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的机会恐怕还是第一次。

前情就算介绍结束了,开始第 0 话的内容。假想记忆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其实是个计算机术语,中文里对应的应该叫虚拟内存。因为内存这个词英语里叫 Memory,虚拟叫 Virtual。只是同样都使用汉字的两个国家给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译法而已。这玩意儿有什么用,或者是用来干嘛的,内存大家的电脑里也都有,运行程序需要内存,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儿嘛,但其实现代的操作系统,不管你是 Windows,macOS,还是 Linux ,程序其实并不会直接去操作内存,或者说触碰内存中的地址。而是有系统给每个程序虚拟出(假想出)一片连续内存(记忆)而已,实际上程序真正使用的内存很可能零散地分布在真实内存的各处。在你运行的程序看来,这片记忆完全由它掌控。然而,这其实不过是它一厢情愿的妄想,不过妄想并没有关系,因为直到它死亡(结束进程)的时候它也意识不到自己其实一直被操作系统骗了。而给程序这种完全拥有一片自己的内存的技术,就是假想记忆技术。虽然程序被他骗了,但是在 OS (上帝)的角度来看,这样更好管理,也更安全,也是对程序好。甚至能获得比实际内存更大的内存,因为可以造成程序自己拥有记忆这一幻觉的话,把它的记忆放在硬盘(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里它甚至也不会察觉。(它还是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在真实的内存里有一席之地)[注:具体各个系统是不是如此我其实没有严密地考证]

这让我产生了一个思考,我自己的记忆(我是说我这个人的思考,接下来基本不谈计算机的事啦)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机制呢。其实具体的说是两个问题。

  1. 我拥有的记忆会不会也是一种妄想,其实每个人都抱有这样的妄想,所有人的记忆其实零散地分布在一块更巨大的记忆体里呢?至于这个记忆体在哪,人类原理上无法知道,也没有知道的必要,另外「在哪」本身可能就是个抽象的概念,也是人妄想的一部分。
  2. 1 的问题原理上无法解决的话,退一步就拿我自己来说,我的记忆有可能不像我理解的我的记忆那样运行。也就是说我对自己的了解可能是一种妄想,我对自己很可能一无所知。衍生出来的问题就是,我对于我而言,我是一个普通程序(或者一堆普通程序的集合),还是我是操作系统(本质上其实也是程序,只是有支配其他程序的能力)的问题。如果我是普通程序的话,似乎除了自我怀疑之外,也做不了任何事,只要按部就班听 OS 的就是对我最好的选择。(OS 是谁是个问题)如果我就是 OS,我绝对支配自己的意志,为啥我觉得对自己的身体各个部分缺乏最基本的了解。

说得好像我得了啥心病似的,其实我也没有过于执念于这些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影响我改吃肉还吃肉,该喝汤还喝汤。甚至可以方便地对我思考有利的方面切换自己的视角,比如作为一个普通程序有利我就当一个普通程序,作为一个操作系统,我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操作系统。说到底无非是方法论的问题,既然本质的问题解决不了的话,就这样便宜行事了。

不过,空闲的时候进行一些这样的思考不是也挺有意思吗,反正今年 201Q年了也没有 second impact 更没有使徒袭来,闲着也是闲着。其实我觉得这些问题很多人也有,可能没注意到,或者没有说出来过。我最近频繁听的两首歌(都是离职高危歌曲)一首是斉藤和義的「幸福な朝食 退屈な夕食」(据说伊坂幸太郎听了这首歌离职了)里面有个关键字「シワ」我觉得是整首歌的核心,シワ就是皱纹,哪里的皱纹呢?应该就是大脑皮层的褶皱,所有的答案都在那里。为什么在皱纹里,怎么就在皱纹里呢,就不知道了,是谜。还有一首是尾崎豊的「卒業」,它里面说道毕业之后明白了什么,除了记忆啥也没留下。可是这个记忆真的可靠吗?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从支配中解脱出来获得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吗?真正的自由存在吗?如果不存在最初开始的争取有意义吗?谜。

最后,一首「僕が僕であるために」送给大家。

https://music.163.com/#/song?id=29095047

つづ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