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病者,简单地翻译成中文就是胆小鬼。往复杂了说,臆病在大辞林里大概有两条定义:

  • 没有自信,在意他人的看法,即便是细小的事情也会感到害怕
  • 对于突如其来的事,表现得非常惊慌

臆病者就是这样的人。想到这个的直接原因是昨天看得新世纪福音战士。

Shinji 在陷入临死危险的边缘的时候,自己和自己对话的那一段感觉很感同身受。尤其是「人体内经常有两个自己,实际上被人看到的自己,和注视着这个自己的另一个自己。而被实际看到的自己在每个其他人的心中又各不相同。(Shinji 的另一个自己对自己说)你对于自己在那么多人心里这件事感到害怕,(Shinji 说)因为害怕被人讨厌,(另一个 Shinji 说)你不过是害怕自己受伤」这段话。

因为自己害怕受伤,就容易变成臆病者。变得不敢尝试,持续下去就会讨厌自己,讨厌什么也干不好的自己,或者说讨厌觉得自己什么也干不好的自己。但是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必须给自己的行为合理的解释,不管是什么样的解释,只要能说服注视着自己的自己就行。比如一个常用的手法,大家都是这么活下去的,大家都是自己欺骗自己活下去的。但是时不时地自己又周而复始地开始怀疑自己的解释真的没问题吗?要是大家不是自己欺骗自己活下去,而是为了追求什么对他们重要的东西活下去的怎么办?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自己欺骗自己活下去怎么办?因为想知道那个被人看到的自己在别人眼里(心里)是什么样的,理论上不可能。到头来只有自己体内的另一个自己衡量着自己,所以说人根本上是孤独的存在。

虽然我没法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就我个人而言也会和 Shinji 有一样的想法,也会没有自信,也会害怕。要缓和这个症状,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不断地胜利下去。(就像僕が僕であるために里唱的勝ち続けなきゃならない)很显然 Shinji 君靠着打败一个一个使徒成长了很多,反之从失败里真的学不到啥教训,只会不断地陷入自己嫌悪。

要让自己不断胜利,非常好用的一个手段就是参加考试,像是这个周末的 JLPT 考试那样,非常干脆都是选择题(也叫客观题),答案一般也没有异议,像这种类型的考试,只要投入足够的时间基本上通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考试的好处大概有两点:

  • 把过度关注自己的时间转移到一个具体的目标上,产生自己没有在浪费时间的幻觉(这个幻觉非常容易骗过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 非常有利于消除恐惧,我们感到害怕通常是因为没有具体的对象。有了具体的对象,一下子就不那么可怕了。(当然啦,这可能也是人的幻觉,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只要骗过自己就可以了)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话说 Shinji 的名字是「信じ」的意思吗?

另外,暂定周二、三作为我的休刊日。

最后一首蓝心的 チェインギャング

https://music.163.com/#/song?id=22668259

つづ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