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从人名到汉字、假名使用上的一些例子引发了一些对于抽象和具体的思考。抽象和具体都是相对的概念,过于抽象容易导致表述上的过于模糊,通常是造成暧昧的温床。而过于具体会导致执着于细节,造成过多时间、精力的消耗甚至渐渐模糊事情的本质和全体像。

于是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如何把握抽象的程度呢?到底抽象到什么地步比较好呢?如果说抽象这个词可能有些生硬,换个说法,那应该具体到什么程度呢?两个问题虽然看似不同,实则一体两面,是一个意思。而我的答案是看情况。就是觉得需要抽象的时候就抽象一点儿,觉得需要具体的时候就具体一点儿。(好像是废话)比方说同样一件事情我们说给不同的人听采取的表述方法就很不一样。这在工作中非常明显,想必社会人深有体会,对于对方不了解的部分我们会尽量抽象地去表达,对于对方熟悉的部分我们会更细致地去探讨某个部分。如果还是想象不出来这样的场景的话,比如说某个人得病了,医生告诉病人的部分和医生和护士或者药房的人沟通的情况肯定不太一样,然而表述的是同一个事实(得病)。语言上我想也存在抽象和具体的程度不同,比如说中文和英文里,指示代词有远近的区分,这里 this 那里 that,而到了日语里就有了三个 kore sore are 分别表示离说话的人近的,离听话的人近的,和离听话的人和说话的人都远的。这两种不同显然是抽象的程度不同,但是用来表述的是同一个现实世界。同样地,由于不同文化、不同地域,对于远近、亲疏的理解不同,人称代词上也有很大不同,比如说中文第一人称单数是「我」第一人称复数是「我们」,如果「我们」字面上就是「我」的复数的意思的话?其实就和实际上的情况有出入了,因为我们知道「我」在世界上只有一个,就是我自己,「我们」如果是复数个我在一起的话就麻烦了,实际上的意思其实是「我」和我以外的单数或者复数个其他人构成的集合。但是概念里这种情况叫「我们」就行了,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关心的不是有没有复数个一样的我(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发生)而是关心我们这个集体区别于我们以外的其他人,不管是「你们」还是「他们」。这一点儿上日文和中文似乎相似,而英文就没有这样的烦恼 I We You They 分的挺清楚,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们 You 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搞不太清楚。另外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亲戚的称呼上,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是吃尽了苦头,甚至有了专门做了 App 方便理清楚各种复杂的关系,这里英文和日文基本达成了一致,比如英文叫 Uncle 或者日文叫 Ojisan 的情况,中国人就困惑了这是你叔叔还是你伯伯?

上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例子,统统只想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不必拘泥于抽象或者具体的程度,只要自己觉得合适就没问题了。我们的祖先在发明语言的时候也是这么来考虑的,总而言之就是怎么方便怎么来,说得俗气一点儿,怎么对自己有利怎么来。因为这些无非只是概念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手里的智能手机,较真地说是由各种硬件的零部件,加上一个操作系统组成的一个设备,但是手机的零部件是什么呢?又可以继续往下分,最后分到比如说原子?所有东西或者说叫得上名字的东西好像都是这样,我们把某一特定物质的集合概念化,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名词(Emoji 是非常明显的一例)?因为这样来得比较方便。

回到昨天遗留的另外一个问题,利用抽象或者具体的程度,我们能做些什么,或者说带来什么好处呢?因为我们知道各种语言对于同样的事物,表达的时候抽象程度可能不一样,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所以我们可以自由地切换这样这种程度来让我们获得更好的精神状态(感觉很精神胜利法),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目前人在北京,但没有哪个法律或者规定需要我必须使用北京时间是不是?实际上我在北京使用东九区的时间已经两年多了,你看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因为这些都是人为的概念,不是每个人非得遵守不可,更不必说 90,80 后等等意味不明的年代、时间概念,拘泥于这些概念有什么意义呢?其实稍微抽象一下,就会发现这些概念非常脆弱站不住脚。所以,自然地我们要是掌握了自由切换抽象具体程度的本领之后,就会发现很多本来很难克服的难题变得不再困难,甚至本来是问题的东西,变得不再是问题也说不定。比如说你讨厌一个人讨厌得要死,这个时候你就把他想象成一团原子偶然组成的什么物质就行了,你显然不必跟原子过不去吧,自己也不过是原子组成的,甚至你想想原子还能再分,直到分到什么也没有,既然自己的存在都变得一无所有,人或者自己不过是一个存续状态(微观状态下每一秒的自己其实变化非常大,只是自己不感知)而已。到那种程度,差不多就是《心经》里说的可以度一切苦厄了。

下次想就思考方式,或者精神胜利的方法再深入探讨探讨(虽然说探讨,好像回复我日记的人也不太多,笑)。

最后记录一下,今天休完了所有的年假去公司办完了离职手续。

一首 No.1 送给自己和大家 https://music.163.com/#/song?id=22656828

つづ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