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上回说的一旦构造出了适合我们精神胜利的环境,使用精神胜利法就变得非常容易了。这篇文章就简单地介绍下我会使用的方法。

我总结一下的话其实就是「创造结界」保护自己,听着似乎非常中二但其实非常有用。简单地说为了保持和周围的其他人不一样,我会想方设法让自己使用不同的操作系统、语言、时区、单位等等,当然这多数情况都会吃力不讨好,甚至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一旦熟悉之后就能更好地确认自己的存在,无疑更能达到精神胜利法的效果。为什么呢?因为胜利无非就是让自己处在优越的位置上,让自己不一样,就容易造成自己存在优越性的幻觉。(重要:这个幻觉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有了这个幻觉我们就胜利了)

所以精神胜利法基本就变成了个性化,而个性化通常不被大众或者主流所接受,或者接受起来需要很长时间。而我们在这些工具或者方法没有变成主流之前(甚至永远不会成为主流)偷偷地自己私下研究、使用,就能让我们实现我们的精神胜利。当然啦,我不是说非得和别人不一样然后高声呼喊自己的主张,这样太没意思,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要藏在心里,自己偷着乐了,不然怎么叫精神胜利呢。这也是精神胜利的另一个好处,不依赖外部的评价,自己爽就可以了。当然这么做会背负一部分不安,毕竟人们群聚在一起,或者说大众出现的目的(比如创造人类聚居的城市)就是为了消除不安,而我们偷偷摸摸的混在人群中干着自己的事情,这样就获得了双重的精神快乐。(说个极端的例子,可能偷偷出轨的人或者上班摸鱼的人比较能体会这样的感受,突破禁忌的快乐当然比普通的快乐得劲儿,当然啦,后果也很可能是破坏性的)

可能说的还是太抽象了,具体的可操作的例子有没有呢?比方说你把手边的手机、电脑的语言换成自己喜欢的外文多多少少就和之前使用这台设备的自己创造出了一个结界,如果是日文的话,可能出现很多很多很长的片假名,一时有点儿接受不了(前面提到的不安),不过没关系一段时间可能就熟悉了,说不定还会产生被长长的片假名虐待的快感,甚至看到片假名就很开心也不一定哦(精神愉悦)。接下来,被语言折磨还不够,我们再把地区换成外国,时区换成对应的国家,这样表面上你还是和周围的人待在一个空间里,实际上你基本已经离精神〇〇人不远了,做个精神〇〇人有什么不好呢。当然你要问我是不是,我的回答肯定是「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还是那句话自己偷着乐就可以了,没必要给自己添不必要的麻烦。你要是再闲一点,你可以开始反思自己电脑的系统为什么非得是这个样子,比如说我打开一个程序为什么不自动撑满整个屏幕,打开第二个自动变成各自一半(你可能需要 i3wm/bspwm)。为什么我非要有「桌面」不可,或者为啥我非得右手使用鼠标不可,说不定我的左手更适合呢,再或者我能不能不用鼠标呢(你可能需要 Vim/Emacs)?你在一个一个的尝试中不断地体验到常人没有体验到的快乐,当然啦,起初可能需要背负一定的压力(不安),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学习盲打的时候,可能回忆键位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甚至比看着键盘打字还慢,但是学会之后效率提升,终身受用,所以说这些改变带来的精神愉悦是不容小觑的。

感觉再写下去容易写成传教的文章,精神胜利的文章竟让瞎 jb 写了三篇,我也不想写第四篇了。总之,最有效果的精神胜利法就是上面说的「偷着乐」只要想方设法构造出让自己「偷着乐」的事情基本就可以了。要是还有能信得过的人分享这些快乐的事的话,简直就是三重的精神快乐了。其他的事情,又有什么重要的呢?而怎么才能让自己容易「偷着乐」呢,当然突破禁忌是一个方法,但是代价太大,我们不会经常使用。细水长流的手段我觉得就是经常背负一定的不安,只要担心/不安的事情没有发生,我们就得到一次暂时的安心,我们的精神不就胜利了一次嘛,如此反复就可以了。极端的例子就是,啊,今天我死定了,结果第二天我没死,是不是感觉又赚了一天呢。(所以我们精神胜利法信者是不相信噩梦的,倒不如说能从噩梦中获得启示变得更强)

今天的主题曲俺は俺の死を死にたい https://music.163.com/#/song?id=22668364

つづ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