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结束了 N2 的考试,感觉合格应该问题不大吧,当然也感觉到应试和本格的日本语学习的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关于考试本身其实蛮普通的也没啥好说的。

回家的路上在地铁里,我模模糊糊地开始想,为啥我要学习日语啊,为啥现在在考完回家的路上啊,这个感觉作为刚刚满两年的社会人第一次参加考试的我也觉得挺奇妙的。

就开始回想,为什么呢?想不起来,或许就重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吧,能隐约记起来的大概只有称为“契机”那样的东西。

其实说起来大概从 2014 年开始对日本感兴趣起来,之后书影音的输入几乎都以日系为主,其实算是非常大众式的启蒙,因为我本身也不是什么有主意的人。村上春树、东野圭吾什么的读了很多,日剧什么的就跟着指路帖走,音乐方面是 Perfume 的粉丝,基本就是听个节奏(リズム)和旋律(メロディー)以及她们与众不同的舞蹈。就是一个完全没什么品味的人、也谈不上什么特殊的爱好。对了,就算读了很多村上的书,我也始终没法欣赏爵士乐,或者说没有那样的心情去听,跑步也最多坚持过一个月。成为社会人之后,开始看一些新本格推理,了解了麻耶雄嵩,也许对于我这样入门级别的爱好者来说,最大的乐趣仅仅停留在最后的解谜阶段,读了五六本之后开始觉得有点儿疲惫。差不多那个时候,“契机”就快出现了,偶然的机会读到了伊坂幸太郎的小说,于是也是一发不可收拾把豆瓣阅读上几乎能找到的都读了一遍。而真正的契机让我决心学一学日语是一本叫做《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的书,因为里面有个不丹人日语学的很好,我觉得没道理输给不丹人呀,我也学一学日语好了,大概就是这么单纯的动机。这大概是去年快 7 月分的事情吧。然后只有 50 音基础的我进展非常缓慢,不过那个时候品味(可以这么说吗?)方面开始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从无目的地听 jpop 开始转向特定的歌手,齐藤和义是最喜欢的一位,当然也是拜伊坂的《一首小夜曲》的推荐,几乎里面所有提到的歌都听了一遍,包括后来在《火花》里被大家熟知的《空中有美丽的星(空には星が綺麗)》,但一开始给我迷之力量的是两首,一首是齐藤的出道作《我所见到的披头士在电视机里(僕の見たビートルズはTVの中)》和《歌手的歌谣(歌うたいのバラッド)》这两首,尤其是后面那一首第一句就让人非常触动“唱歌,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要把身体托付给声音,将脑袋放空而已……”这么着,靠着勇气一点一点地开始了自学日语的过程,慢慢地时间到了 2017 年,差不多也是那段时间大概有消息传出平成时代快结束了,我想着是不是可以在这之前能去趟日本呢?

新年回家,发现电视机里放映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偶然看到少儿频道在播柯南,然后初代片头曲《心怦怦乱跳(胸がドキドキ)》响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迷之感动,一方面那个时候我听懂了歌词,另一方面可能童年的某些东西复活起来了,然后随手一查这首歌的出处是来自↑THE HIGH-LOWS↓,然后发现就是 THE BLUE HEARTS 解散后重组的乐队,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这两个乐队,基本上每一首都好听,我都懒得举例了。另外也很喜欢 Flower Companyz,之前感觉摇滚什么的应该不太适合我,后来发现这正是巨大的错误,正是因为摇滚,所以包含更深层(可能叫简单直接更合适也不一定)的温柔(優しさ),总之就是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吧,无助的时候,通勤无聊的时候(你通勤明明也只要 20 分钟而已啊)一遍又一遍的听。

随后,春天来了进入四月份。遇到了一位日语师匠,颇有网友见面的感觉。虽然后来我这么称呼她时,被说感觉什么都没教过你啊之类的话,不过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日本語で話せる人は君だけだ。总之学到了很多,也正是在劝说之下要不要报个 N2 考一下,那个时候自我评估应该有 N3 的水平吧,被说了君なら、きっとできる(大意),于是也是一时冲动就报了名。同时地,正好在准备去日本旅游的事情,说是准备其实都是朋友在准备,我负责提交资料而已,在拿到签证后感觉,虽然过程还是有点麻烦,但只要按部就班地照做就行了(なかなか日本人らしいよね),这点是我感受最深的地方。那个时候感觉考试什么的也没放在心上,但总得干点什么吧,于是在 Kindle 上买了村上出道开始的三部长篇小说(風の歌を聴け、1973年のピンボール、羊をめぐる冒険)开始读起来,正好有朋友也在读中文版,借此机会也顺便交流了一下。

之后的五月份零星地背了点单词,心思基本沉浸在准备出游的欢乐中。不过小说阅读还在继续,到中旬差不多三本读破。之后就是出游了,简单的会话还马马虎虎,一到复杂的情况果然还是不行了,不过总之出游还算顺利,很开心。

然后就是最后的六月份了,果然应付考试还是做题来得直接,差不多做了 6-7 份真题之后,我隐约觉得考试大概就是这样了(大したことはない),语汇最多拿个四十几,读解最少能拿四十几,听力的话就看雰囲気了,大概这么个节奏,到今天考完果然和预期差不多。

你说了那么多,本格的日本语学习到底是啥哟?其实我也不知道,当作接下来的课题好了。